“自由人”复兴?谈哈维阿隆索对中后卫的使用

最开始,中后卫只是一个单纯的防守角色,只需要将对手的球清理出去即可,慢慢的,中后卫需要负担一些长传,直到现在,中后卫已经成为球队由后向前组织进攻中最关键的一环。

控制球队节奏已经不是中场球员的专利,中后卫也需要在对手的第一道防线上,选择合适的时间向前推进,并在必要时放慢比赛速度。

显然,球员时代的哈维阿隆索是一名伟大的球员,曾效力过利物浦、皇马、拜仁三支伟大的球队,但从执教经历上来看,哈维阿隆索是一名“新手菜鸟”,但阿隆索在战术方面却并不像一个新手。10月份接手勒沃库森,经过磨合期,这家德甲俱乐部自从在2月份输给了博斯文森的美因茨后,各项赛事保持不败,现在已经进入了欧联杯的半决赛。虽然还远远谈不上名帅,但本赛季勒沃库森的表现,证明了阿隆索是有成为名帅的潜质的。

今天,我们就来着眼于阿隆索在组织阶段、进攻阶段和防守转换期间如何在他的战术中部署中后卫。

首先,在深入分析阿隆索的中后卫之前,重要的是要注意他的阵型偏好,因为四后卫使用两名中后卫,而三后卫由三名组成,这将给后场出球带来本质上的不同。

仅从数据上看,阿隆索是在4后卫与3后卫阵型之间不断摇摆变化,但事实上,阿隆索是更偏爱三中卫阵型的,只是由于8号安德里西的注册位置是中场,因此安德里西出任中后卫的比赛中,往往统计中把他算作中场。

比如“拜仁换帅导火索”的这场比赛中,官方统计勒沃库森使用4-3-3阵型,但实际比赛中药厂的三中卫阵型非常明显。

这三名中后卫主要是右边的奥迪隆、中间的若纳坦塔或者安德里西和左边的塔普索巴或因卡皮埃。由于天生右脚,塔普索巴 也可以在需要时担任右中后卫。

第一种,如上图,面对主打3-4-3阵型、高位压迫力度十分大的法兰克福,勒沃库森的后场出球阵型为较为保守的4-2,右中卫科索努成为临时右后卫。塔和塔普索巴分居门将两侧,因卡皮耶作为左后卫留在更深的位置,而右翼卫 弗林蓬 则向前推进,充分发挥其进攻才华。

中场双后腰在对手的第一道压力线后面进行掩护,希望将球接到脚下,最终向前推进。

不到两周后,在欧洲对阵比利时俱乐部费伦茨瓦罗斯的比赛中,则有了变化,由于对手压迫力度不足,阿隆索将后场出球阵型调整为3-2,而中后卫塔实际起到的是诱饵作用。

如上两图,塔通过自己作势向前的跑位,吸引对手,让对手的一名压迫者事实上退出了比赛,守门员能够将球传到没有压力的勒沃库森中场的脚下。德甲豪门轻松地从后场通过高压逼抢。

还值得补充的是,在安德里西出任居中中后卫的比赛中,比如二月份对阵弗赖堡的比赛,阿隆索选择让安德里奇作为对手第一线后方的自由人,前提站位,并伺机游弋到肋部帮助球队后场出球。

阿隆索对安德里西的使用有些类似瓜迪奥拉对斯通斯的使用,防守时回到后卫线,进攻时则时不时进入后腰位置帮助球队。在组织阶段,安德里西会不断地寻找传球给自己的线路,同时,接到球后他也拥有迅速转身向前的能力。

但阿隆索不会让塔担当这个角色,因为强壮的德国人受转身速度限制,机动性与脚下小技术都有所限制,无法像 安德里西 那样在肋部拿球并迅速转身向前推进,所以塔的主要任务是牵制对方前场压迫球员。然而,这表明阿隆索非常了解他的球员的能力,并根据他所拥有的球员,以及对手的压迫力度,在每场比赛中调整他的战术。

“自由人”这个词的简单意思是“自由”,指的是在己方防线线后面有一个额外的人。一个使用“自由人”的历史例子是当球队使用三后卫对抗前两名时。两个人会人盯人,而剩下的中后卫会在后面扫荡。

1990年对越位规则的调整导致“自由人”的终结,但在现代比赛中仍然存在残余。此外,球队开始以区域防守作为集体防守,盯人成为过去,“自由人”的角色几乎没有用处。

在本赛季德甲1-1战平弗莱堡之后,哈比-阿隆索对安德里奇做出了一些有趣的评论:

“他在那个位置上踢得非常非常好。他就像一个“自由人”,他在中路防守。” 但究竟什么是阿隆索版本的“自由人”?

阿隆索的“自由人”很容易被解释为控球的自由人。如上图,对手弗赖堡像往常一样以 4-4-2 中位压迫构建整体防守,安德里奇则担任三中卫居中的那一个。有了足够的传接球线路,安德里奇能够从容接球并送出一些向前的穿透性传球,给球队提速,帮助勒沃库森到达球场更靠前的区域。

不管怎样,安德里奇自然是一个出色的传球手,正如他在下方的热图所突出显示的那样,因此在后防线中心拥有这种能力有助于帮助阿隆索的球队取得进步。

“自由人”通常在控球方面表现出色,对于双方如何从后场进攻并在球场上取得进步至关重要。很多时候,像贝肯鲍尔这样的球员会把球从防守中带出,并留在中场区域,在一段时间内提供传球选择,然后再退回防线。

如上图,安德里奇带球穿过弗赖堡的第一道防线,导致一名对方球员向他逼近。在安德里奇身前有一条明显的传球线路,但这位中场兼中后卫选择转身传给他的防守搭档。尽管如此,安德里奇的持球向前为球队创造了机会。

阿隆索还强调他的中后卫可以将球转移到边路,承担起通常由中枢球员承担的责任。若纳坦·塔在这方面非常出色,阿隆索对他的明星后卫有很大的信心来扮演这个角色。

但是,虽然中后卫负责让边路顺势而为,不断变换战术,并且经常将球带入空位突破对手的第一线,但边路中后卫的突破传球次数最多,因为耐心地接球,等待正确的出球时机。

如上图,塔普索巴 停了又停,直到球场远端开辟了一条传球通道。他的传球时机恰到好处,勒沃库森将自己置于一个危险的位置,攻击法兰克福暴露的后防线。

塔普索巴与奥迪龙 本赛季在 阿隆索 的带领下贡献了许多向前穿透式传球,而后场三人对于传球和控制比赛节奏肯定比场上任何其他球员都更重要。

考虑到比赛从战术角度以及越位规则带来的额外困难,中后卫不可能承担与老式“自由人”相同的责任。然而,阿隆索设法以其特有的方式重新拾起了这个在德国足坛受人尊敬的角色,这让观看比赛变得非常有趣。

“自由人”与其起源一致的一个领域是在防守转换期间。如果对手在防守端保留一名中锋,例如在 5-4-1 或 4-1-4-1 阵型中,阿隆索会将一名边中卫推到球场最后三分之一,以增加一个额外的进攻点。

他这样做没有问题,因为勒沃库森仍然有两个后卫来防守对手的一个前锋,在攻守转换的一瞬间在后场保持2v1的局面。

但是,如果对方有两名前锋在一线,那么三名中后卫都会留在后场,形成3v2的人数优势。

攻守转换的瞬间是“自由人”角色真正发挥作用的地方,类似于它的祖先。两名靠边中后卫后卫可以盯防对方的前两名,同时还有一名球员可以自由扫荡。

如上图,柏林联试图打勒沃库森的反击,但客队有足够的掩护来应对威胁。边中卫跟在两名中锋身后,而塔则退后,扮演一个“自由人”的角色查漏补缺。

对阿隆索来说最大的问题是当对方主教练在场上留下三名前锋以应对过渡情况时。在这些情况下,它仅归结为 1v1 中质量与质量的比较。

面对弱小的对手,这并不是什么大问题,但当面对更强的对手时,反击的一方就会出问题。

如上两图,虽然莱比锡没有在这次转换中得分,但对于阿隆索的球队来说还是受到了威胁,因为三名中后卫被拉到各处,客队最终获得了射门机会。

阿隆索并没有通过使用三后卫或现代“自由人”来重新发明轮子。他只是拿了一些旧齿轮,将它们除锈,并找到了一种方法来利用它们在当前游戏中发挥自己的优势。

勒沃库森自 2 月中旬以来保持不败,并取得了一些令人难以置信的胜利,例如在朱利安纳格尔斯曼执教的最后一场比赛中以 2-1 击败拜仁慕尼黑。德甲只剩下四场有利的比赛,勒沃库森很有可能以不败战绩结束本赛季,并有可能获得欧洲奖杯。

最后一个牛逼的自由人是96金球奖得主:萨默尔,东德足球最后的荣光。马特乌斯也踢过几年自由人,但其实因为年龄关系,踢得一般,那时候都快40了。09巴萨六冠王时候,有个词:皮肯鲍尔,后来2011贝肯鲍尔都亲自肯定过皮克。世界杯有两场比赛格瓦迪奥尔让我看到当年皮克年轻时候的影子。希望龙哥也能成为西班牙一代名帅,看好龙哥!

是的,阿隆索上任之后,后防线球员的改观最显著(固定下来踢三后卫),倒不是防守多么好了,但表现明显有提升(回升)的球员就是塔和塔普索巴(考虑到弗林蓬维尔茨安德里希在上赛季表现就很好),塔在中路负责把球往两边(主要是左边的因卡皮耶/塔普索巴)传递,以及蹲坑防守。塔普索巴无论是踢左边还是右边,他面对敌方前锋逼抢时的从容不迫,以及后场输送球到前场的能力是我药后场出球的一个重要点。安德里希踢后腰时负责弧顶的保护和扫荡、踢中卫时则负责中后场球的衔接(这里不得不提安德里希的出球能力其实同样出色,倒不是说精准度,而是传球前的观察与选择这种转瞬即逝的决断力)。